Monday, March 31, 2008

哦第一次我

拿MC的时候

还以为可以打破自己的纪录,连续无休工作一整个月。
结果,才过3个星期就挨病了。活该!

昨晚下班后实在受不了,去探望黑医生。
不吃牛肉的黑医生斩了我一颈血,母之。
幸好,一切医药费用可以向公司claim回,
而且今天的病假是不会在年假里扣除的。

趁今天有空把房间收拾一番,
顺便出一身汗让烧赶快退掉。
桌子厨子等东西移了个位,再把杂物往小客厅放。
房间看起来顿时有种‘焕然半新’的feel。乐之~

Yawwnnnn~
吃了伤风药丸特别爱睡。

Sunday, March 30, 2008

奖励自己

是为了走更长远的成功之路!

所以我们来到了双威金字塔阿金查餐厅楼上的Sushi Zanmai舒服一下。


有没有很好吃的感觉??有没有流口水的样子??
哇哈哈哈哈~~~~~~ 那么卖力工作后(咳两声),
慰劳一下自己的肥胃是理所又当然不过的啦啦啦!!

睡觉去。

Saturday, March 29, 2008

空格


虽然当时心里有难过了一下鼻头有酸了一下,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把真相和感受都告诉了我!

明天的稿子准备好了,希望开场白不会冷场,
更要避免在500为中学师学生面前出糗丢脸!

加油了小傻瓜,我会争气的!!!

Friday, March 28, 2008

28日午夜



你说,我是个会因一些人的一句话或是一个动作而纳闷的人。
的确,因为我太过于在乎别人的想法别人的感受而累倒自己。

傻瓜,别闹了!
多善待自己吧!

Thursday, March 27, 2008

人来人往



看开吧,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今天听见的,会心酸,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梦想,不同的方向,不同的理想。
有目标的人朝向自己的目标前进是应该的啊!

哈,没必要多说,就加油啰亲爱的你们!
有朝一日我们一定会喜相逢的!

Monday, March 24, 2008

原来我也是一个







吃醋精。

哈哈哈,快胃溃疡了,母之父之,没力!

雷声响了一整夜,闪电也劈了不少次,雨终于哗啦哗啦下起。
老天爷真好心,趁大家在梦境里遨游四方时来场夜来雨。
好好噢,明早的空气一定会很清新,记得要大口大口得呼出吸入。

没什么内容,没关系吧?
反正一向来都是酱子的啦,哈。

:)
Happy Monday to you all!!

Sunday, March 23, 2008

我要三不


不说,免得惹麻烦。
不听,免得心里烦。
不看,免得烦上烦。

学会三不,学会放开。
习惯三不,就能放开。

哦弥陀佛阿拉保佑,阿门。

Saturday, March 22, 2008

嘿~白无色

今天大头里的大脑空白得很,
空到办公桌上的文件都不懂该如何下手;
空到面对学生和家长都无法发挥专长;
妈咪爹地天神阿拉普萨上帝啊我应该是累了,
又在不停的天天的连续几个星期努力工作。
吃了奶大粒为我贴心买的早餐,
我就懒洋洋地躺坐在椅子上打部落,还有点困。



昨天与*大卫阿头出差到珍江的一所中学去给Talk。
一开始我还非常好奇问Jinjang是什么鬼地方,
有听过但是好像不太出名,还以为是霹雳州的。
结~果咧结~果咧,它就在甲洞再上那么的一点。
住那区的,别怪我,我不是local!哈哈哈常用的‘理油’。
听talk的那班小鬼名副其实是尾五班的学生,完全不受控制。
这个年代的中学生,用‘难搞’两个字形容最贴切不过了。
就连经验丰富的大卫也摇头摆脑说没法,我更没力得傻傻笑。
*对大卫改观了,不再是半个头而年轻有为的新阿头!
他有多能干??27岁人3间屋子2辆车子17间跆拳道中心等。

昨晚睡不好,不断被噩梦干扰,一定是白天想太多。
但是不悦的免聊了,因为我要做个快乐人!

冷气非常冷得大哈欠中....

Tuesday, March 18, 2008

Question

Shouldnt a new leader interact more with his 'new' subordinates, instead of keeping quiet while doing his own stuffs, showing a serious face to us??? Come on, we are in the same boat, you are our new head, you should try get along with us to understand our characteristics and personality more, so that we could do the same too, and everyone will work happily ever after!! Isnt that a beautiful ending?

By the way, a student's father just invited me for lunch, which is rather, weird?? Haha....

Monday, March 17, 2008

麻烦你当作时运高看没有的今日终结发泄号

上周‘命案’结束,周末日的展览完毕,今天带着半轻松的心情去上班。
进入front office大门直走到尾向右转,看见了庞然大物,也就是我的半个新阿头。
阿头叫大卫,年龄接近3张,牛高马大,背对着入口坐在我之前的位子。
对了,我换了个俗称风水位的位子,在办公室的一个角落,有着70%的私隐。
说回半个阿头,为什么只有半个呢?就嘛因为他只是个asst.而不是个head。
讲真我对公司的人事和运作方面还在冒冷汗的,货不对版之余还处处逼人。
请了这位半个头回来当asst. mktg manager,但是公司并没有mktg dept。
你说,是不是很求怪??

再rewind到今早到了公司见了新头握了手走到位子把包包和电脑放到椅子上后,
我又累又糟又屎又衰又没力到剩下1/5条人命的一天正式隆重宣布开始。
坐在后方的奶大粒小妹转过身来就唠叨说基础课程阿莫头找我找到很急。
坐在右方的瘟神谭小弟转接着说啊谁的老母亲说我把课程的价钱弄错了。
我连椅子都还没坐下就被砸大便到不知所措愣了一下,心里OS说‘才9am也!’
难道那么早就要我把整天的好心情吞进胃里经过小肠大肠排除菊花成大便?
奈啊neh呀!!

到了最后,前两坨只不过是虚惊两场,后来那座粪山也被另一个阿头铲平了。
这叫什么?是福大命大吗?还是得过且过??难道是压了太岁起作用了??

午餐那碟辣死人家妈妈的饭,肚子好饿但是胃口零,吃得无滋味。
O姐和文蒂纷纷叩来聊天,却因为心情没有而选择工作盖了电话。

也许是见了太多太多的米田共导致我大肠里的都无法顺利排除。
便秘再辛苦,也不如闷气无法向旁人发泄而鼓得肚子涨涨来得难过。

啤酒喝完了,眼睛沉重了。
身心都累了,该去散心了。

Saturday, March 15, 2008

会微笑的星星 - 小卡尔斯


我丰富的晚餐,分量很大的,味道超棒的,热量也飙高的。
不管啦,久久才那么一次,肥就肥啦,开心最重要!
反正我也开始走颓废的放弃路线,没人爱就自爱自爽。哇~

明天和后天都要工作,在Midvalley和KLCC都将举办教育展。
我被阿头分配到Midvalley的Napei展,预测人潮会不少。
有空的话就来找我说声Hi吹下水吧,反正我的helper多的很。哈~

看着我新买的IKEA窗帘自爽中.....

Wednesday, March 12, 2008

啃了死猫餐后要伸冤

今天就衰咯,临下班前啃了一餐死猫,还要是被骨头卡心卡肺那种。
阿臭头离开后留下的一堆屎屎尿尿,以为过了上几个礼拜就大步跨过了。
点知!!??到今时今日我还在捏着鼻子拾硬着头皮在为它效劳,命苦啊~~

故事说来不算长,但是你知道我这种懒叫人最懒惰repeat又repeat一件事。
死猫餐的菜单大概就是自己太好人接手阿臭头的屎而被家乡的agent喷到一面屁。
冤枉啊大爷!!!我只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她听好让她了解过去和现在状况。
她却把我的实话当成推卸责任的借口,一封简讯来足够她把我的头压到低又低。

更糟糕的是,那位艾小姐是我朋友A的大姐,那间agency是我朋友B的公司,
然后公司其中一位股东是我高三的级任老师!!!你说我的头该往哪里钻??
还以为以后我们有许多合作的机会,没了,我的面子和信任都通通填南中国海去了。

饱了。
臭阿头开胃菜,冤枉主菜,丢面子甜点,加上南中国海水泡的咖啡。
死猫餐吃得我很饱,吃得快下起绵绵细雨了。



没有回她的简讯,懒得向她解释自己的无辜。
我只能像Puss in Boots那样看着大阿头伸冤,
希望大阿头爆出一个solution来把便便埋掉。

我。是。无。辜。的!

Tuesday, March 11, 2008

无聊死

晚上11点整,我坐在手提电脑前面。
电脑对着我,我对着电脑,无聊死。

大头里除了一些说来我自己都闲烦人的思绪外,就是满脑子想要做的真经事。
但是往往这些事都不是笔一画就能完成的,因为它们都involve了许多许多的M.E.A.T。(M=Money E=Effort A=Ability T=Time)

真想,把手头上做不完的工作和拾不完的屎搞掂,然后轻松地坐在办公室里喝热可可。
真想,把房间从地上到天花板一寸一寸地抹干净,然后很累地躺在床铺上满意地微笑。
真想,把周五的出差和周六的加班丢给同事去做,然后开车到古城和海边度个周末假。
真想,把黄蓝色家大型私店里的家私通通搬回家,然后把房间装饰成理想的生活空间。
真想,把公司里办事能力超高的阿头们加薪留下,然后重新整顿过公司的效率和业务。
真想,把家乡的咖啡介绍给半岛的每一位咖啡迷,然后大量的引进把自己升格为老板。
真想,把所有的好朋友都聚集起来哈啦个一整晚,然后一位一位地将他们安全送回家。
真想,把身上多余的肥油和赘肉一刀一刀地割下,然后每当无聊时就到海边去晒太阳。
真想,把日历的三四五六七八九月份都给撕下来,然后收拾行李准备到曼谷去玩七天。

想想想,一天到晚只会想,要有行动才是的嘛!
好我现在就行动,赶快去刷牙洗脸上床睡觉。

无聊死,无聊死,无聊死。

三月十一 睡前

整个人几乎干枯了,脑子里的养分也剩不多。
今天工作没有很忙,可是脑筋却缺乏休息的时间,太多太多的麻烦事要处理。
为自己的办事效率评了分,得到的打击少于鼓励。
就这样,天空突然阴了一下下。

但是我知道自己没事,因为自己的确还在努力学习中,进步的空间尚大。

Sunday, March 9, 2008

狗咬吕洞宾


人捐血,我捐血。
我酱好心去做善事,却得回来一大块淤血,满酸痛的呢!
也不是第一次捐血了,可能是那位护士阿姨的技巧不到家吧,把我的手臂戳成这样。
其实,依我的状况来看,把自己的血捐出去好像不太好吧??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害了无辜的生命。因为自己也不懂自己是否中招。
不明??不重要。反正你的不明也不会换来我的明。


By the way,大选成绩出炉。
火箭好不好坐,就看驾驶员们的方向盘往哪里转啰!!
God bless everybody!

Saturday, March 8, 2008

Kanasai Proton Ad



傻眼~

General Erection *doink*

有错吗我的标题??哈哈哈哈~对不起啰,我假假自己英文差,鸡肠字不识多jek。

一身披头散发+旧T恤+陈年老jean(意思是很久没洗)+被生活customized过的米色converse帆布鞋。邋遢到自己都一丝的受不了,不敢照镜子怕看不下去。希望今天不会遇到我中意的人啦!

我很可怜的,人家选举我上班;人家回家我上班;人家放假我上班。Btw不是说好今天全民放假去投票,叛者将会拉去枪毙的咩??很好,酱就可以把孤寒老板换掉。*evil smile*

就很奶奶的啊,原本还以为自己‘成年’了啦,有权利投下我那神圣的一票,得意地在选票上打叉叉。 点知,又是得个‘吉’。那些月亮眼睛火箭天枰们很应该sponsor机票,给我们这些游子回乡投票啰! Instead of花一大笔钱去印买印买那些不实际用后就劈的旗子海报布条,还有大大架的蓝色飞机。
这几天刚好有几位红毛的大驾光临本学院,我们还在想说,他们看见四周的‘七彩’应该有吓到吧!?

而且hor,拜托那些*天枰座*的,没有水的话就洒泡尿来泼泼脸让自己醒醒好无??!!
人家驾火箭你驾飞机,人家去月亮你上太空,人家用眼睛看你用屁眼望,ok我无言。哈哈哈~!费事阿边个边个(ehem...you know who you are!! hehe~)又说我很会骂,骂到很爽很顺口。
**此天枰座并非星座,而是x党。

不怕讲你知,其实我很善良,很无辜,很出淤泥而不然的!
以前我很天真很傻。但是现在我长大了,不再储存自己的‘房照’,所以我选择退出娱乐圈

。。。。 。。。。
啊???????
我姓陈,但是不叫爱弟神(老弟被人xxxx的照片的经病)。
离题了,但是那几百张照片,真的有酱鬼好看咩?
看来看去都是模特儿的同一条东西,被不同的伴侣xxxx,然后陶醉。
晕掉~

好吧,你们就乖乖去投个票,然后去喝杯茶吃个大包。
要乖,不要惹事生非,省点钱和力气去旅行更划,ok??
我们(唐人)吃粥吃饭吃番薯叶就靠你们这些良好公民的选择了。

争气D啊~~~!! *啃面包中*

Thursday, March 6, 2008

I wish for a...

NEW BANNER!!!


anyone????

*hint hint*

Wednesday, March 5, 2008

there are times

when you don't feel like talking at all
you just wish to be left silent, and alone
to do your own things and condense your own thought
it would be a pressure like never before
if you are forced to involve in any conversation
or to see any of your friends or family
no it is not due to any emotional instability
nor any external distruption that shuts off your speech

there's nothing complicated
there's nothing depressing
i just feel like keeping myself quiet
once a while no matter how

let's shut up and sign out now.

Tuesday, March 4, 2008

三月三 阴/雨



离下班时间不远,我走出办公室,脸前的是经过大雨侵袭后湿得六六七七的中央大厅。原本只想到洗手间把尿包里的负担减轻掉,但却被我看见了你的背影,背对着我坐在大厅和朋友们在闲聊。我故意,很故意得经过你的位子,和你与你的朋友/我的学生们寒暄了几句,接着便继续去完成任务。上了洗手间,再次经过大厅,经过你的位子。这次我放了胆,拉了张椅子便坐在你和朋友间的空位。我和较熟的女一哈啦了些无聊的,你也和女二在说些什么的。老实说,我当时可是很拼命地在想,希望能硬挤出一些我们都能聊的话题,毕竟我们还真不熟。

不久,女一的车子来了,以我们现有的‘关系’,我找不到不离开的原因。就在离开位子的第一步后,我很顺口地对你问了句,怎么还不回,然后马上接了问要不要跟车。出乎预料,你几乎没作考虑,用那双明亮的眼睛看了我,笑了笑,点头说好。一整天来显得有点倦意的我,心里头涌来了一股暖流。说好,我们六点见大厅见。

可是到最后,你却跑进了办公室找我,说你有事必须提早离开,谢谢我对你的心意。我也只好笑笑对你说没关系,不客气。

回家途中,笨笨的我,因为无法载你回家而感到少许失落。人在开车,脑子却溢满了你的粉嫩的脸和灿烂的笑容。

又或者是天气,太阳一整天未露过面的天气,让人难免会比平常‘感情丰富’些。


此时的我还满想晒晒太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