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3, 2010

轮到我衰

话说我们部门近两个月的运气都没有很好,不是交通意外就是财物损失不然就是病魔光临。

就上个月,一位男同事在月头手机跌坏车子无辜被撞,到了月尾新手机新钱包被偷,衰到尽。

古晋办公室被盗窃损失了一台手提电脑和projector,另外两位同事拉肚子拉到久久不收。

以上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然后自己心想,七月份都过得七七八八啦,我应该没有事的,没事的!

点知今天!!!!!?

就在今天下午,完成工作后call了同事问要不要一起吃午餐。怎知道他说车子被撞,在谈判中。

我还好心叫他take care,最好是私底下settle,不过settle不妥就去report比较有保障。

刚放下电话不到10分钟,我一出道大路的交通灯停下车子,突然听见后面的紧急刹车声,完蛋了!

我家小灰的屁股就赤裸裸得被uncle用力的dui了一下,bumper和后门都没救了。请看下图:



就连车牌都碎到完全脱落!



而他的车子却没什么大碍,车牌烂了和点点的伤痕罢了。

我开始怀疑,难道国产车真的是用Milo罐做的?

事发后,uncle说要私下settle,要我把修车的账单给他就好了,不过过后却改口说要报案claim保险,因为换bumper和后门不便宜。

他改口时我已经回到Subang的车厂了,可是要report就得回到事发当地的交警处理,我只好大老远从subang赶回kepong去面对那些好吃懒做官。

报了案,明天会把车子送进厂修理,然后过几天没有车子的日子。安全感大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