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31, 2007

天后宫

麻辣天后宫,女人向前冲!冲冲冲~!哈哈不是啦,这和利箐一点关系都没有。在很久以前的上个星期的今天也就是周六,我和豆奶俩去了位于谷中城附近的天后宫。所谓的天后宫,就是一间非常著名(也很商业化)的庙。第二次的到访,太阳依然那么晒,香火依然那么扑鼻,游客依然那么多。意思意思的,我插了几根香,也求了签。

解了签,好像不太准,因为我没添香油钱?哈哈,无所谓啦反正玩玩罢了。不能什么都靠个天,毕竟自己的路还是用自己的脚走出来的,不是吗?之所以我会想到这里来,就纯粹想散散心,吹吹风,因为天后宫的风景算不错,顺便到谷中城吃个板面。在观赏着四周的人事物当儿,也发现了样熟悉的东西。

刘德华代言的品牌那么多人喜欢买hor!哈哈哈。什么线条衣嘛,我这种肥矮型的根本就不可能穿。有买此品牌的线条衣的朋友请注意,小心撞衫!!此外,也送上我的佳作。

名为《颓废》之黑白披头散发照,模特儿是自称‘颓废达人’的豆奶。

嗨嗨嗨~。好啦,今天是3月31日,那么快又是31这个数字。其实想回头也不快,是熬过来的。把房间清理了一遍,舒服极了。明天4月1日愚人节,还记得去年的今天曾在部落格里闹‘离别’。经过某次教训后(非愚人节正日),这种无聊的遇事我无兴趣了。哈~

祝大家愚人节被整快乐,考试顺利,身体健康,和期中假愉快!

Friday, March 30, 2007

〇七三二九

开始来张十六连拍,很明显得看出来我点唱了谁的歌吧!就是爱燕姿的歌,新歌‘逆光’好好听,虽然梁静茹才是公认的疗伤天后,哈!?。老实说,今天的K lunch真的不怎么爽,因为在唱的只有我和另一位同学,其余的都在陪坐听我出丑。还以为一班人可以疯疯癫癫地唱过3小时,多么扫兴你说。

这几天的天气好像在来大姨妈般,一时太阳暴晒一时大雨猛落,身边好多位朋友都得了感冒。昨天陪了阿豪去诊所,还笑说自己身体很好没病。也许笑得太大声了,天上那些人看不过眼,奶奶的!晚餐后去药材店买了包感冒茶,要赶快治好小感冒。同时也怀疑自己是否在长智慧牙。 智慧牙???23岁才来说生智慧牙?不是瓜。。。右边大牙的后方有点痛,连牙臼都在作痛,我也希望不是。

祝在感冒的人们啊早日康复!

Thursday, March 29, 2007

忙里偷闲


忙忙忙!堆积如山的assignment和要赶的dateline,还有midterm。BUT,忙里偷闲是必要的,不然会疯掉哦!我不想23岁未到就被外来的压力等因素逼疯而患上忧郁症,太可怕了。放学后去了趟健身房,终于拿到那张等到颈都长的会员卡了,还有一点小瑕疵,就是名字下面那条像毛发的线条。加入了健身房差不多一个月了,看不看到成绩了?你以为健身中心是仙丹咩?而且才到过5次,要多多努力才行,两个月后至少要瘦下来一点点!呵呵。要和肚腩水桶腰说拜拜~~

好久没唱K了,明天约了班同学仔去Neway,随便完成他们帮Neway做的assignment。期待期待,希望他们不会被我的破铜烂铁音给吓坏吧。不是我不明白~~~~~(梁静茹)

就是如此。

Monday, March 26, 2007

〇七三二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没有喘气与沉淀的空间。

这就是生活吗???

不能,不能被浪盖过。

Sunday, March 25, 2007

〇七三二四

曾经,我是多么宠爱夜晚,因为它的安乐,它的宁静,它的浪漫。可是现在,我却对它有种莫名的恐惧感,因为它变了。它不断使我胡思乱想,让我钻牛角尖,甚至做出一些不该的冲动决定伤人伤己。所以,我不爱夜晚了,尽管它有多么美丽的繁星和月光,多么艳丽的灯火等伪造光把眼前的事物照亮,它的冰冷始终存在,掩饰不了。反而,我觉得自己在白天状况更好,会比较向往有阳光的,温暖的,更清楚看见人事物的白天。

过去自称太阳的也要弃暗投明了,因为太阳是属于白天的,无法与捉不住的黑夜共存。

把该删除的都删除了,不该看见的都暂时收好了。虽然那粒删除键按得特别沉重费力,但所谓的狠下心肠是个必要。为了自己能过好现在,为了不让回忆在发酵的过程中变酸,相信大家的动作和目的是一致的。

会开心地迎接每一个白天的到来,努力为自己而活!继续为我加油祝福吧!: )

Friday, March 23, 2007

〇七三二二

再来一张蜡烛十六连拍,也是我的wallpaper。今天没什么特别的发生,生活依旧,学生一个。上课,下课,太阳,汗水与雨水,还有红豆冰淇淋,再偶尔犯贱得东想西想一会儿。全身的肌肉都在酸痛,行动有点跛下跛下的。在整理电脑里的mp3同时,重听一些有故事的歌曲,结果一阵鼻酸。你说,我是不是个犯贱的大白痴?Ooby和Chris,你们骂的没错,请暂时当我13岁不懂事,继续教训我吧!

痊愈中,缓慢的。

Thursday, March 22, 2007

白色蜡烛

没事儿做,又点亮了白色蜡烛,拿出老nikon玩拍照。有几张还满诡异的,赶紧把它们删除了,以免看见一些有的没的。我对蜡烛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一种平静,舒服,浪漫,却带点神秘感觉。曾经幻想自己在房间里点满大大小小的蜡烛,然后发呆。哈哈真变态,这样会缺氧吧我想。

这几天得了一种习惯,放学后必定在路经的杂货店里买支冰淇淋,然后开开心心地漫步回家。炎热的下午吃着冰淇淋,能解暑又能让自己放松,因为一整天的课终于上完了。至于开不开心,真的因人而异,就要看你那天的心情啰。敞开自己的心房,该接受的事实得接受,该抛开的烦恼得抛开。Say is easier than done,哈哈哈!实在矛盾。尽量吧!

功课越来越忙,可以闻到接下来两个月地忙碌味道了,还有火药味添!不谈功课,健康也同样重要。So,下午到了健身房,2pm约了健身教练做第一个free training session。我的教练叫Rahman,只大我一岁,但看起来怎么那么老!?Rahman壮壮的,格子不高,笑容很灿烂样子也满可爱的,应该有满多女粉丝吧我想。他激励人的方法还满适用的,但我可是累得半死啊我告诉你,明天肯定整身酸痛到不行。Session 2 更难操他笑笑得告诉我。两个月后看看成绩吧呵呵呵!!!

一袋子的东西他拿回去了。再次看见他,心里小痛了一下。从当初的陌生人,到网友,到好朋友,到亲密爱人,到分手后关系还在纠缠的朋友,到了现在熟悉又陌生的两个人。两个人?因为我暂时不懂用什么字眼来形容我们。点点的感伤的确还是会,因为我不是冷血动物,也不萧洒,而且还是个爱怀念过去的笨家伙。跟着时间走吧我们!:)

眼睛打不开了,晚安!

Monday, March 19, 2007

哇慢day啊!

哎哟喂呀~又是周一了呢我的天公阿爸的妈妈喂呀!!我的周休二日那么那么快就溜走了,好像不太够用耶。蓝色的照片,刚好在网上看见的,里头的字就当作看没有吧好冇?就纯粹,很纯粹得喜欢那个蓝色,monday blue嘛毕竟是。哈哈哈。大白痴。

其实也没那么蓝啦,过得去过得去。时间就是良药,良药必定苦口。非苦口就非良药,药不良怎么治病呢?哇哈!为了明天,为了将来,为了成就,为了钱途,为了身材,为了幸福,为了大家,为了自己,要熬过一切艰难困苦,加油加油加油油油油。。。。!

P/S: 以上的一鼓作气看了就算吧,好冇?

Sunday, March 18, 2007

天使 - 阿霈乐团

忽然忘记你电话和地址
忽然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
忽然忘记你流着泪的样子
忽然忘记你嘴角习惯上扬的角度

那是一种过程
还是一种残忍
也许只是我不再心疼
也许是快乐让我懂得

看着你往天堂展翅飞去
你只是个天使奉着使命
看着你往天堂展翅飞去
洁白的羽翼

那是一种过程
还是一种残忍
也许只是我不再心疼
也许是快乐让我懂得

去爱 去爱

看着你往天堂展翅飞去
你只是个天使奉着使命
看着你往天堂展翅飞去
洁白的羽翼多美丽

dalada...

Saturday, March 17, 2007

萨特爹

有些人一生来的横财运就很好,常常抽奖得奖买彩票中彩票等。我自认没什么横财运的,除了去年中了988台庆的rm500之外,便没有任何中奖的影像了,反而觉得自己还满常破财的。人说破财挡灾,真的能挡得了灾难吗?灾难的定义又为何?可是。。。

今天起的算早,与两位屋友去吃brunch,不怎么好吃的干捞板面。突然想到附近的万能店,买了rm4的4D彩卷,今晚开采。就在几分钟前网上看了开采结果,哇哈哈,不出奇,没中!下次换另一组号码好了,呵呵。放心,玩玩罢了,不是什么不良习惯。

对面家的马来人办婚礼,把路给封了。好奇怪哦,怎么这里的马来人喜欢封别人的路啊!?家太小了吗?通知了我们会封路却没要邀请我们的打算,我们只能默默地眼望着一碟碟的rendang流口水。哦~飘过来的好香哦他美丽的奶奶啊!!!!还有粉红色的air sirap呢。

傍晚开始搭帐篷,而且马来安蒂告诉我说每一个帐篷rm20,封路要向mpsj(市政局)和地区警察提出申请。

几分钟前在二楼偷拍的,一切就在我家篱笆外哦,有点怪怪的说。一阵风来香味扑鼻哦我大大声告诉你!

“好黄啊,好紧要黄啊!!”eh不是,应该是“好闷啊,好紧要闷啊!!” 后悔没跟大队到denise家吃晚餐 =.=

Friday, March 16, 2007

thank god its Friday?

Nah... No point to be so thankful anyway. Its just Friday, no big deal.

闲啦,听起来又是篇蓝蓝的entry厚?

周五了,真的好快好快又熬完一周。自问一周过的怎样?我无可奉告,因为除了模糊还是模糊。刹那的清醒是有的,只不过黑夜的来临很快就把清醒吞没。问黑夜先生,清醒的味道如何?

几天了,下午都属于雨水。那也好,至少比过不久的旱天来得可爱些。我喜欢下雨,也讨厌下雨,看心情而定吧。曾想尝试一个人大雨中慢步,感受被雨水淋湿,分不清哪是雨水哪是汗水哪是泪水的知味。可惜我不敢冒险,万一感冒了怎办?你来照顾我?只好傻傻得看着窗外雨一直下,边听戴佩妮的窗外。

妈今早回去了,中午接到了她报平安的电话。妈,不好意思,这几天都无法好好陪伴您,更无法亲自送你上机。谢谢你煮的美味晚餐,虽然有点小失手,但有得吃家里的饭菜已经很幸福了!我的事很快就过去的,不必太担心哦,在家不断为我和妹祝福吧!

Again,周五了。今晚大家都有节目了吧?我倒是满想出去走走的,看场戏,喝点酒,聊下天,要彻底放松。如果,只是如果,如果我有辆车的话,多好?呵。

幸福的人们,好好得享受周末吧!

Thursday, March 15, 2007

+tive elements

POSITIVE ELEMENTS!!
I need lots of them, a VERY BIG LOT!!
Don't ask why....

Monday, March 12, 2007

My pre-Monday Blue


嗯,又蓝起来了,我的pre-Monday blue。

周休二日后,恶梦便在周一开始。这是一定要的啦你会说,但一想到6个小时候后,就要拖着不够睡得自己去上9个小时的课,整个人就不悦了起来。9个小时耶我娘的儿子的天啊,之前怎么会那么笨把时间表排得那么拥挤啊!!!?好累人好残酷好想撞墙死哦!But,这星期也是我全盆计划的开始啊,要拼拼拼,把书念好,把身体练好等等。

关了灯点着了昨天在Ikea买的粗粗的蜡烛。耍浪漫吗?No,我早已没资格谈浪漫。无聊吗?的确很!其实我也不懂着块粗粗的蜡烛是买来干嘛的,当时纯粹是想拥有它。这句话让人联想到什么?纯粹想拥有罢了?呵呵,在其他方面我可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好吗?


在妹家的露台瞭望下着雨的15区--我家。眼睁睁看着大雨水飘来,轻打到我的脸颊了。我却没理会呆呆得站了30秒。


最爱的夕阳,在倾盆大雨后华丽现出。夕阳的西下表示一天的一切即将结束,明天来个新的开始。不是吗?


住在公寓的好处,就是免费提供的美丽风景。不管是雨景,夕阳,或夜景,all different each unique!当然不是随便一间flat/apartment/condo的每一方向都有美景看啦。有点想搬家了!

嘟~

毫无感性成份的废话完毕。为明天加油吧!晚安。

Wednesday, March 7, 2007

蓝色。周二


蓝色天空下,我穿了蓝色的上衣,抱着蓝色的心情走在上学的路上。进入校门经过蓝色制服的警卫,要我拿出蓝色的学生证,我不爽他。打开蓝色的门,电脑室里浅蓝色的墙壁,我望着荧幕上蓝色的视窗,滑动蓝色的滑鼠,仔细听着穿着蓝色格子衬衫的澳洲讲师的指示。就是那么的巧,今天出现好多的蓝色。好像脸上写了字式的,朋友问我怎么今天那么蓝?我笑笑没回答,继续吃着简单的午餐,碟子也是蓝色的。

第一节的Business Capstone课,上的好有压力。虽然是有趣的一科,而且是学院里第一批拿这科的学生,可惜我对数字不太敏感,一头雾水整个人慌了起来。放学后到课程的办公室处理一些科目的是,又出问题了,被那位出名刻薄欺人的老处女念了一百下。原本就够低落的我,被念得泪水在眼眶里打滚。强忍着泪水,比平时慢好几倍的脚步,不停得往上看好得眼泪不轻易留下;回家的路,那么熟悉,却突然变得好沉重,好难走。

蓝色,蓝色的今天。蓝色,虽不必黄色那么鲜艳,红色那么热情,也不必绿色清新,至少它还是一种颜色,一种用来代表心情的颜色。蓝色,还好,我还是蓝色的,到不了黑白无色的地步。

把它放下,把画面删除,把回忆收好,很快就没事的。我不停告诉自己,我会没事的!

以学业为重,我会加油的!

谢谢妈,谢谢大家,谢谢你。

Sunday, March 4, 2007

元宵节快乐?

元宵节快乐,吗?

妈今天抵达,晚餐在妹的家吃。婆婆特地煮了鸭,以及最爱的羊排让妈带过来。只可惜,味蕾早已失去作用。一口口无味的晚餐,吃得好辛苦。

一月份的结束带走了我的爱情,春节的结束却带走了一段模糊不清的感情。我自作自受的多此一举,现在活该了。那个自私兼幼稚的无畏玩笑我真的开错了。很内疚,心痛的感觉有如在我身上深深得划一大刀,同时也伤害了对方。

又或者,这次是上天注定要来move那块发了霉的cheese,要除根得消灭掉这一个月来的忧愁呢?是个解脱的方程式,我只能这样想。

我错了,真的错得很过分。原本能好好的放开,是我逼得我们走上这条绝路的。我不敢求谅解,因为我做错了,我活该,所以我没资格。

对不起。尽管说一百次也于事无补,但现在我只能说的就剩下对不起了。

对不起....

Saturday, March 3, 2007

浪费的晚餐

新年开始的肠胃不适至今都还未万全康复,肚子没在泻了但从胃到食道仍然有一种辣辣热热的感觉。今天更糟,好像有块物体阻塞在食道中,令我一度害怕自己得了食道癌。呸呸呸~~!打了通电话回家求救,老妈说是胃病,什么‘胃液倒流’灼伤食道吧啦啦。

刚才朋友的生日请了12位猪朋狗友到ss2的新巴黎吃晚餐。我的driver驾车技术一流,把我弄得头昏脑胀。加上原来的食道‘阻塞’,到了饭店胃口就掉了70%。不太清淡的菜肴勉强吃了些也吞了几口饭,加上一碗老黄瓜汤。恶~

蛋糕切了照片拍了,想说可以回家睡懒觉。回家路途又坐了趟后坐挤4人的云霄飞车,到家便直冲进厕所。结果,晚餐从肚子逆向食道冲出嘴巴噗咙噗咙装满了白色的马桶。舒狐~

讨厌,受不了!明天还是去找白袍安蒂吧。

P/S: 开始不爱夜晚了。。。